http://www.mshipke.com

世界历史

时间:2020-03-25

浅析里根经济学

纵观目前布什政府的经济政策,基本上是当年里根政府经济政策的翻版,而且其实施过程的走势也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从里根经济学可以看到布什经济政策的梗概,以及它们对美国经济已经或将会产生的巨大影响。

里根经济学,是美国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里程碑,是当年苏联与美国竞争过程中里根政府的一个惊人之笔,也是刻画美国与苏联一个走向兴盛、一个走向衰败的分水岭。我一直坚持认为,克林顿政府的经济成就,极大程度上仰赖了里根政府奠定的经济成果。通过本文,我们不难看出其中的原委。

需要说明的是,1985年的当时,中国官方经济理论界对里根经济学所持看法是基本否定的,曾经担心本文的发表会遇到一些麻烦,结果却被评为优秀论文,这却是本人始料不及的。】

【浅析“里根经济学”】

ag亚游官网,评价一项经济政策,不应完全依据它采用的是哪种理论或对这种理论的偏离程度,主要是去参考其社会实践的效果。正如我们中国人评价毛泽东思想时,依据的是它指导中国革命的过程与结果,而不是纠缠于它是否偏离了马列主义原教旨一样。

“里根经济学”只是一项经济政策,它以供应学派与货币主义思想为源泉,充满了保守主义的意识风格。正如里根在上海复旦大学演讲时所说,我认为我们的价值之根本就在于个人自由,而个人自由的核心是经济上的自由;如果人民群众在经济上得到了自由,就不再需要任何人向他们发号施令了。这至少是向凯恩斯主义的干预论发出的挑战。

里根当选美国总统后,随即提出了雄心勃勃的经济复兴计划,其主要内容为:

1。大幅度减税,以鼓励储蓄与投资,推动经济发展。里根政府的经济顾问们认为:高税收是抑制美国经济发展速度的一个瓶颈,它减少了了从商品和劳务中获得的收入,鼓励了消遣,有损于生产积极性;他们甚至认为,税收已经成为美国经济发展的一个制动器,只有减税才能促进经营活力,加快经济发展。这是供应学派的观点。

2。用提高银行利率等措施来控制货币供应量和紧缩信贷,以降低通货膨胀率。与凯恩斯“货币没有意义”的原理相对立,认为“货币有特殊作用”。它指出,通货膨胀与过度紧缩都因错误的货币信贷政策所致,流通中的货币数量大幅度波动引起需求的大起大落;它认为,长期内控制货币总量使之与与经济总量的扩大速度保持一致,最终可能实现稳定的没有通货膨胀的经济增长。这是货币主义的理论。

3。紧缩社会公共开支以平衡财政预算,这反映了传统预算平衡派的主张。它认为,预算赤字是通货膨胀的根本原因,只有量入为出,才从源头上能摆脱通胀的纠缠。这似乎与供应学派与货币主义不那么共容,但在里根经济学中,它又与前二者奇怪地揉合了,这是有讽刺性的。

4。重振军备,大幅度提高军事预算,用军事实力补充或保障美国的经济实力。

里根经济学的产生,有其社会经济发展要求与资本主义社会经济理论发展的双重背景:

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引起的石油危机,触发了资本主义世界严重的经济衰退与通货膨胀。在长达七——八年的时间里,西方经济发展速度缓慢,失业率一直徘徊在10%左右,资本严重过剩并在慢性危机中被销蚀;到80年代初,美国工业有25%开工不足,通货膨胀率高居两位数,劳动生产率严重下降。……这就需要一个能执行摆脱长期危机的新经济政策的新政府,而里根及共和党的竞选纲领所展示的经济政策,是长期作怪的慢性危机一个必然的产物。

事实证明,在对付滞胀方面,凯恩斯在三十年代提出并由其追随者不断进行修改完善的经济政策已经失灵,受到了普遍的抱怨。与它长期颉颃相争的供应学派与货币主义取而代之就不可避免了。

在美国社会这个特定的环境下,里根经济学所列的药方是否真正有效?对此,争议较大。而我认为:里根经济学在促使美国经济发展这一点上,是非常成功的。

1981年通过的新税收法规定,减少当年工商所得税5%,在随后两年内减少10% ;在实施里根经济学的几年中,公司所得税共减少了30%,个人所得税减少了20%。

这些,虽然在1981年刺激了投资水平的提高,但在1982年却没有产生预期的效果:对食品工业的投资减少了9%,汽车制造业减少了23%,纺织业减少了24%,建材业减少了20%。(值得注意的是,对高科技产业的投资达到550亿美圆,相当于机器设备总投资的50%,这是否预示着美国经济结构的转型,对今后美国经济将产生什么影响,值得拭目以待)

1982年,美国的工业生产下降了8。1%。这对里根经济政策来说,几乎是灾难性的。是公司与消费者对供应学派的政策产生了负反应么?与其这么说,还不如认为这是公众对凯恩斯主义的经济政策以及对长期不景气的经济怀疑态度的一种惯性。无论如何,上述减税所积聚的投资与消费潜力只是功能性地暂时收缩,却增强了它今后扩张的弹性力,供应学派的投注或迟或早要产生报应。

到了1983年,经济开始回升。一季度国民生产总值上升了2。8%,二季度上升了9。2%,三季度8%,四季度5%左右,全年综合增长了6。5%。考虑到美国经济总量的巨大底数,这是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增长。

由于美国政府中的决策者们宁愿复苏是在通货膨胀受到控制的情况下进行,以保证物价稳定与固定资产投资稳步增长,因而上述回升保持了足够的势头。到1983年四季度,由于复苏的趋势太明显了,故而生产性投资开始上升,到1983年底,生产总投资上升了1。1%;1984年第一季度的国民生产总值增长率竟达到了令人眩目的10。1% !1——6月综合上涨了8%,工业开工率突破了80%,劳动生产率大幅度上升,产品的劳动力成本普遍下降。所以,美国经济在长期内中速增长的可能性增大了。

与此同时,由于对流通中的货币总量与活期存款实行控制,使通货膨胀率明显减低,从1980年的12。4%下降到1982年的5。1%,并继续呈下滑趋势;1982年,将高达18%的利率调整到10。6%,并使之不断下降。由于美国国民习惯于使用按揭消费,这就使得居民消费的浪潮冲破了既有的闸门,汹涌于消费市场。1983年,消费总量增长了8。4%,扣除通货膨胀因素,居民纯收入增加了3。2%。

由于紧缩了财政开支,联邦预算赤字从1983年的1950亿美圆下降到1984年的1750亿美圆,下降了10。26%,下降幅度较小,赤字依然庞大。这既是供应学派与货币主义对预算平衡派的一个胜利,又是二者胜利旗帜上的一挂阴影。可见,任何理论都不是万能的,缺陷在所难免,里根经济学自然也不能豁免。

可以认为,减税增加了积累,增强了个人消费能力;消费诱发了投资,刺激工商业与经济的发展,正应合供应中内含需求的说法;对货币的控制也抑制了通货膨胀,使经济发展减少了大量水份,从而大大提高了它的社会经济效益。这应视为供应学派与货币主义思想的一次成功实验。

当然,里根在实行其新保守主义的经济政策时,有一些做法并不符合上述经济或金融理论,这并不影响里根经济学的成功。因为没有一种政策是某一理论的纯种遗传,而且也没有一种理论不需要在实践中接受补充丰富完善。至于我们经常宣传的资方与劳动者的分配比例,我们不妨看一下自己是如何实行几乎令国民经济窒息的高积累政策的,美国比我们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做这种文章其实并没什么意义。所以,当1984年里根谋求竞选连任时问选民:“你们是不是比四年以前生活得更好?”美国人民对他的回答是让他在48个州里获得了压倒性的辉煌胜利。

从今后几年美国经济发展的趋势来看,在投资与消费两个方面,都有浑厚的增长潜力。由于大企业有相当一部分资金用来兼并其他企业,相当数量的未分配利润和资金以金融资产方式保存,这种潜力还将持续增强;同时,因为通货膨胀率低,美圆坚以及银行利率不断下降,消费进一步扩大的势头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将有增无已。可以估计,美国经济将长期持续地增长。

当然,对里根经济学是否经典也有争论。

其一说,里根实际上也背弃了供应学派。理由是1982年8月里根提出了今后三年增税983亿美圆的法案。对此本人难以苟同,理由是:里根执政前三年共减税2850亿美圆,后三年增加部分只相当于前三年减少部分的1/3,其综合增减税金额是负1870亿美圆,五年之中平均每年减少将近400亿;考虑到后三年国民经济生产总值的巨额增长以及社会公共开支随着 经济增长必然同步增长这种规律,这种小比例的增实则上还是减,而且减得相当不少。因而上述论断是甚为牵强附会的。我们不应该用中国特色的一个教条走到底的陋习去套美国人,人家的理论接受实践与人民的检验,与我们不一样。

其二说,里根也并未完全接受货币主义学说,理由是1983年的货币供应量上升了14%而不是计划中的8%。这似乎未考虑到这几年美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对货币需求有了新的要求,而且也没有顾及利率还盘踞在10%的高位、通胀率只有不到5%的地水平,是在这种前提下的货币增长。这本是理论在执行中应有的弹性。

我认为,上述讲法带有对凯恩斯主义一种片面的感情色彩,无非是想映衬我们的计划经济体制的合理而已。凯恩斯主义作为经济理论的一大门派,毕竟规范了西方经济政策四十多年,而今被置换了,并由此产生了一些学术门派之争,这本身并不足为奇。而一些“社会主义”经济学家则希望西方由社会民主党上台去推行凯恩斯主义,也是可以充分理解的,因为它们在本源上是基本相同的。

当然,用社会主义经济理论的“成就”去衡量新保守主义的经济政策及其社会经济效果,那是完全不可比的。分母那么小,分式的值趋向于无穷大,在数学上都没有意义,怎么能将它放置到人类社会?问题在于,我这里所讨论的范围仅仅是分母而已。

里根经济学之所以至今仍有建树,并不因为它铁板一块,以僵化为纯正,倒在于它能变通与自我调节;并不纯而又粹,它既有供应学派与货币主义思想的保守特征,却不规定两种成分的比例,又不具有排他倾向,甚至也采用凯恩斯的部分观点;它在学术种类上是含糊的,但目标是明确的,而且是有效果的。

总而言之,一个能兼容数家之长,发挥一种作用、具有独特风格的政策,称得上健全而有生命力。至于它什么时候走向反面,那就是预测家的事情了。尽管今天的世界经济并没有象他们在五年前预测的那样掉进了黑暗的谷底,而是在稳健地上升。

上一篇:罗斯福简介 下一篇:肯尼迪家族的诅咒